您当前的位置: 主页 > F卫生活 >本地多领域营业额降槟截至11月1429人丢职 >

本地多领域营业额降槟截至11月1429人丢职

发布时间:2020-07-16 浏览量:299人次
本地多领域营业额降槟截至11月1429人丢职本地多领域营业额降槟截至11月1429人丢职本地多领域营业额降槟截至11月1429人丢职本地多领域营业额降槟截至11月1429人丢职

(槟城28日讯)岁末年终是各行业与打工族“收官”的日子,是一年好坏的总结。在遭受国内外不利因素的影响下,本地许多领域的营业额下跌从5%至20%,一些行业甚至被迫裁员或推行僱员申请自愿离职计划(VSS),缩小生产线,以渡过目前的颓劣。

根据槟州社会保险机构(PERKESO)所提供的资料,今年截至11月,槟州共有1429人丢职,其中申请自愿离职计划或互惠离职计划(MSS)者佔45%即643人。

媒体业最多申请VSS

在643人申请自愿离职计划中,以媒体业居多,佔35%,(当中包括星报出版为致力削减成本,而推行自愿离职计划),接着是电子厂佔30%。

社会保险机构槟城分行驶经理沙哈鲁丁接受访问时说,自愿离职导致失业,包括普通裁员佔30%即429人、僱主潜逃或公司倒闭佔5%即71人、公司缩小规模裁员佔7%即100人、变相解僱佔6%即86人及员工被解僱佔7%即100人。

“我们尚未接获僱员被裁退后没获赔偿或无理解僱的投诉。僱主须根据僱佣条约赔偿被解僱的员工,须根据僱员年资作赔偿。”

他说,虽没接获投报但不代表没发生强制裁员情况,只是僱员不懂投诉门路。他呼吁僱员若遇到不合理解僱或没获合理遣散金,可向该机构或劳工局投诉。

就业险至9月拨逾59万援金

至于今年才实行的就业保险计划(SIP),沙哈鲁丁指出,该机构截至9月共批准1024宗申请,拨出59万8800令吉临时援助金。

“申请者在就业保险计划下将获得3个月的临时援助金,但此计划是暂时性,若3个月后该名申请者仍无法找到工作,将无法再获援助金。”

经济学家:政治影响经济

针对2018年的大马经济表现,经济学家庄学勤认为,政治上的种种变化,都会直接与间接影响经济。

他说,从2017年杪到2018年初,欧洲股市表现不错,当时美国股市虽然下跌,但亚太区如马来西亚仍预料拥有很好的机会。

“那时我国股市表现不错,但2、3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开始出招,很多方面的表现因此受影响。”

他说,美国在处理好税务事宜后就开始对外徵收其他税务,如钢铝税,此现象导致基金经理回流,许多资金也回流美国。

他指出,到4至5月份,因全球资金回流美国而使马股开始下跌。

“世界银行报告指欧洲和中国的经济表现不错,美国也在短短的一年内股市涨了30%,为阻止资金离开美国,特朗普採用徵税策略,使欧洲与中国的市场走弱。”

庄学勤说,我国在509时换了政府,因有着许多外围因素使我国经济开始走弱,在6至8月期间许多资金经理选择场外观望,而马股市就在此时开始下滑。

“新政府是不可能一上台就拥有很好的策略,因此在2019年财政预算案中,只能採用填补方式以维持稳定。”

他说,新政府也翻出旧账如一马发展公司丑闻,这令我国经济“受伤”,好比一个人长期吃喝玩乐却没定期体检,一旦查出病来就很严重了。

“幸运的是国际油价在2018年上升,而新政府以销售及服务税(SST)取代消费税(GST),对财政预算案赤字有着影响。”

世界银行对马评估不错

“世界银行对马来西亚有不错的评估,在观察期间也是有讚赏的。”

庄学勤认为,希盟政府或将展开2020年宏远的策略,而要展开此策略自然须获得各别领域的蓝图,当这些蓝图被拟出以后,我国的整体经济情况就会好转。

茶楼业绩不佳本地贩商生意微跌

经济不景,在展望2019年之际,各领域在2018年的表现又如何? 槟城姑苏广存堂茶酒楼公会会长誉玉芝说,2018年茶楼业绩不佳,老招牌还可挺得过去,新茶楼营业额就跌了12至20%。“马币疲弱,消费及销售税(SST)也不见得物价下降,一些进口食材还微涨。消费人为节省开销已减少上茶楼的次数。”

她指出,餐饮业一般会根据员工资历和服务态度分发花红,新晋员工可能会获得半个月至一个月花红,资深或表现好者则可获2个月或以上的花红,视各茶楼业绩而定。

槟城小贩商业公会主席拿督林东英认为,槟城旅游业发展不错,靠游客生意的本地贩商业绩在2018年只微跌约5%。贩商一般不会分发花红,但会在年终或农曆新年时包红包奖励员工。

拥有5家店的手机与通讯商吴锦文说,通货膨胀导致市民购买力大减,手机生意跌了15%。

“许多顾客都趁6至8月零税务期购买电子产品,其他月份甚至一天都卖不出一台手机。若2019年生意继续差下去,不排除会关掉几间店面。”

房地产业没好转

马来西亚房地产发展商公会槟州分会主席拿督杜进良说,房地产行业在2018年并没有好转的迹象。许多人在年初的时候都因为猜不透大选日期而不敢贸然购屋,而大选之后,则盼新政府颁布新政策,因此全年市场相当冷淡。

“房地产行业最大的问题还是卡在房贷的部分,而全国最多问题的就是出在可负担房屋。”

他说,以整个大局来看,中美贸易战不晓得何时结束、我国政治动向的不稳定、新政府亦尚未落实新政策,国内整体经济基本上看不见曙光,而一旦股市没有好转或下跌,房地产市场一般上也会跟着下滑。

他指出,发展商在2018年是处于“清货”阶段,也不敢推出新计划。

他透露,目前该公会正与财政部接洽,若政府能在2019年上半年协助本地购屋者在签署房屋买卖合约(S&P)时免掉印花税,将会是给2019年的房地产行业带来的一个好消息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可能感兴趣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