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主页 > 共享信息 >《流浪者之歌》:流浪是灵魂永恆的名字 >

《流浪者之歌》:流浪是灵魂永恆的名字

发布时间:2020-06-10 浏览量:292人次

《流浪者之歌》:流浪是灵魂永恆的名字

「亲爱的朋友,你真的认为有人可以免于自我之路吗?」

掩卷,如波涛动荡的心绪汪洋,慢慢浮显一道雏题:肉身有貌,灵魂无形,自我的觉醒之路伊始就注定了是永无尽头的流浪之旅?

赫曼‧赫塞《流浪者之歌》笔下阐释的,既是悉达多的前尘,亦是后路。他的旅途如那条潺潺长河的河水,不一样的归向,一样的原地迴转,可能,直至有限生命的终了也不会尾声。

悉达多,我们每一个人的自我的原型,形象与行为的借镜。他尊贵过,潦倒过,动摇过也迷失过。人性与人生之种种清风与明月,他无一缺乏,但,不同的是,他那颗坚定、矢志不移的心,追寻并觉知那个在凡俗无穷尽的慾望里模糊了面目的本我。

世间众苦,皆由惑于表象。万物万相,层出不穷,生于外在也发自内心。一切虚与实,假与真,如梦似幻,都是尘埃,都是造化。轻或重,是得失的衡量,是因果的体会,人人陷于其中,求不得或无欲求,都有各自必须的颠簸与修练。

「法灯明自灯明,要依靠自己,无法依靠其他。」东年老师在长篇小说《菩萨再来》一书中曾如此言道。悉达多在求道途上,无论顺达或顿踬,莫不倚持着自身力量去履践。唯有经过心境反複的清明与浊霾,才得以细细筛澱尘俗纷扰,近乎豁然宁和的理想。

然而,只是近乎。尘世不静,妄念不净,即使一心清澈的佛陀透析刁诡俗业,如何精妙教义,也无法弭息天底下众僧(生)痴痴不辍求释的包围。到底,涅槃只能是一个人的证得,自己的事。

「他之所以无所发现、无所获得,是因为他只专注于他所追寻之物,因为他执迷于自己的目标。」

人间一遭,不外乎走下去,走过去。走不下去,走不过去,是步伐的迟疑,还是对横亘于前方的艰难的想像过度巨大?时间随兴且随机,一页页翻过世间情书,我们是读字的人也是悟字的人。有时通明,有时糊涂。我们记得过眼的云烟,祈望未知的祸福,对缠身的当下偏偏视若无睹。有惑,大多并非无知,而在于无思无感。

我想起你。想起了陪你经历过的最困顿的那一段时光。

那时候,你的工作与生活互有倾轧,可以说都处在极端挣扎的关卡。也许多疑易感的秉性,让你感到格外如履薄冰,水深火热。无关好或不好,至少我不会那样评断。时久日长,精神压力的消耗下,身心理于是都孤悬在峭壁边沿上,岌岌可危。不算短的时期,苦口婆心没缺过,愤怒或泪水没少过,虽然几度险象环生,但毕竟拖住了你,没有落得同归于尽的下场。

我记得,对你的纠葛情绪感到无能为力之际,一定拉着你爬上天台看看云。不甚肯定那幺做的意义,大概直觉给你一点宽阔的想像空间便可以撑开心境吧。你讥讽云是空泛的虚无,能够替你解决什幺?我敲你脑袋,云不会也不必为你消灭什幺,你只需要一个动作,将焦虑抛向虚无。虚无是烦恼的本质,会聚亦会散,执迷就不过是自讨苦吃。

你知道那段日子里的诸多发生,过程中有隐喻,细节里有线索,都是在预示着冥冥中已被锱铢精算过的时机。总是你以为对状况了若指掌,却每每事后证明,时机的或早或晚,自有一番玄机。你明白自己求好心切,也不算自作聪明,只承认耐性缺乏,偶而固执己见,所以盲目了一点。当然,这些都是你经历过了,一切暂且尘埃落定,才扎扎实实获得的学习。类似茅塞开解,长了智慧那般。

怎幺我会想起你呢?因为我读见了,知识不等于智慧,不是经由学习便可成就。

智慧即悟道,不论宇宙大悟、日常小悟。悟道是一个亲身体验的过程。好的坏的体验,对的错的体验。一个体验是一道枷锁。恰如一悟引一障,所以一解复一解,轮迴般,智慧是点滴的积累,汇百川成辽海。若知识丰富生活,智慧则深刻人生。这大概就是触动我想起你的缘由(动机)了。

「什幺是冥想?什幺是对肉体的弃绝?什幺是斋戒和调息?那只不过是在逃离自我,只不过是对自我所受苦难的一种短暂的逃避,只不过是针对生命的荒谬与痛苦的一种暂时的麻醉剂⋯⋯」

《流浪者之歌》触及探问的层面广且深。思索纹理密布的字里行间,看似有问必答,实却逼人动用更繁複更细密的感官意念去感应与体会。最核心精神,莫过于自我涤清,初心觉醒。换句话说,自我,是天地之间最大的秘密,最具意义规模的挖掘。

混世茫茫。现象的存在,思想的陷阱,词语的错综,欲念的丛聚……内外交迫的纷歧挤压,自我在意志的揪扯中愈发脆弱,愈见无凭。命运道途上一切爱怨嗔痴,无不是那迷惘下泛生的幻影。浮浮沉沉,迷失竟是唯一的方向了。所以,人们疲劳于生死,奔忙于信仰。

悉达多的世间浪行,身心灵尝遍富裕和贫穷,饑饿和爱欲,真理和虚妄,傲慢和谦卑,不捨和捨得……等等考验(修行)的交叠遇合,冲突离散。迢迢岁月过去,在岸边,老迈的悉达多证得一生所渴知与愿求了吗?他终究一切圆成了吗?我想,在时间之流中,悉达多的丕变与不变,幻灭与重生,他自身(自我)即是问题,也是答案。好像他的流浪必以自己的脚步落实,我们的旅程也没有他者可以代步。

也许,并非人人都能超脱现世,立地成佛。但,持续不断焦虑地前进、追寻,至少有机会可以透过他人而照见清晰的自我。就如同,透过侨文达苦行一生却依然的懵昧,才映照了悉达多那份不为甚幺所羁,发乎自心,澄明而祥宁的圆满神态。

阿特曼、灵魂或自我,不论哪种称谓,都是生命初始的萌发。一路顶着风霜雨露的吹袭,只为与之认识并锻鍊其志。流浪者们啊,要知道,流浪已是诗意之后(带有一丝哄骗欺瞒成分)的名字,崎岖的路还远,沿途险恶潜伏的战慄与惶惑与巨痛仍在等候着⋯⋯

赫曼‧赫塞戮力思辨的是,生命如一场没有终点,却也无法回头的流浪。怎幺要怕,何须要怕?漫漫长路中把握与弃绝的一切快乐、悲伤与绝望,终将是珍重的记忆。那些已然错失,追不回的,就连悔恨或感伤也都会显得神圣。

真的是这样吗?我如何能够面不改色,对你肯定地说出是或不是(或谎言)呢?跟你一样,我也是一个,正在路上的流浪者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可能感兴趣信息
最新文章